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乐的博客

——愿:健康相随、快乐相伴、拥有安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水账  

2011-02-07 14:09:46|  分类: 记录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过年了,年过了,写一篇这样的流水,记录生活的真实和真实的感想。

       大年三十,五点手机闹铃在枕边震响,此时远远的已经有鞭炮的响声。起床洗漱后便到婆母那里问需要做什么事。婆母正在用柴火灶焖米饭,她让我烩些排骨,烧条鱼。我赶忙在暖气炉上烩加了粉条、白菜、豆腐的排骨,然后打开沼气炉红烧了一条鲤鱼。六点左右饭菜上桌,这就是我们这里三十早晨传统的饭菜。每年都不做汤,至于为什么我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 吃过早饭六点四十分左右,同家族中近门的一个侄子来了,接着又来了几位哥哥和侄子,我爱人拿了事先准备的纸钱和鞭炮和他们一起去上坟。

       我在家里和婆母刷洗常年用不到的盘子和碗,准备过年用。其中有六个大碗、六个小碗要精心擦去水痕准备上供用。

       快九点的时候去上坟的人们回来了。我给他们端上糖果类的东西,爷几个天南地北、海里天上的侃开了。我爱人和孩子开始贴春联、窗花、吊钱。我开始准备饺子馅——我们家过年吃的是白菜素馅。馅子里要放黄花菜、木耳、豆腐、粉丝、果子这五样东西(上供的菜碗里也是放这些东西)曾问过婆母为什么过年一定吃素馅,婆母说:“就为了图个一年到头素素静静的”,这愿望很美好,所以这个问题上我一直不曾有过异议。

       我也曾问过婆母“为什么上供要用这五样东西呢?”婆母说:“不知道,你奶奶那时就用这些。”对我,这确实是件无所谓的事,所以尽管糊涂着并不妨碍我跟在她后面随着她,甚至帮助她做。

        十点左右来了三位表叔和两位表弟,同家族的人们散去,孩子的爷爷和奶奶高兴的和三位表叔说着话,我沏了茶倒了水去准备午饭。

        十一点左右表叔们告辞,我们留吃午饭,大表叔说:“来时在饭店订了座,俩妹子跟老三都回来了,下午俩妹子要回婆家了,借着这个机会一家人聚聚。”

       下午一点多钟弟弟打电话说已经给我家贴了对联,除夕夜是他的班。婆母说:“又赶上三十晚上的班呀。”“没什么,我爸我妈已经习惯了。”是呀,妈妈是医生,我们习惯了三十晚上她值班,弟弟又是医生,工作性质决定了这些,不习惯有什么办法呢?“聚”写起来很复杂,实现起来也真真的不是件易事。所以家人能团聚在一起吃顿年夜饭是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在忙碌,忙些琐碎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三点钟左右和饺子面,和好后放在一边醒着。然后和馅布置面板,准备放饺子的盖帘,等到四点多钟开始包饺子,包了五大盖帘饺子,我们这里初一不动刀,整天的吃饺子,所以要多准备些。

       这时手机上已经收到了朋友的贺岁短信,但很忙,没时间回复。

      快六点的时候,大队部的广播喇叭响了,提醒各家各户少用些电,以免负荷过大电网不能承受。我知道每年从进入腊月开始,各供电所已经对所辖区内的变压器,做了用电高峰的热敏测试,并调整了各变压器的供电半径。但是几乎每年除夕夜,还是会出现因用电负荷过大,而跳闸停电的现象。所有的房间都有灯亮,是一种习俗,此刻习俗和现实冲突着,考验着我们的电网、考验我们年前制定的保电方案的科学性和可行性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我们一家人正在吃年夜饭,享受阖家团聚的欢乐。

        春晚开播前已经吃过了年夜饭,他们收看着春晚,我跟随婆母点起了香烛,在供有“天地君亲师”的供桌上及灶神像前摆好了贡品。然后行叩拜之礼。婆母每年都会说:“老佛呀,保着这一家人都平平安安,顺顺当当的。”我一直就喜欢这句话,我感觉这个愿望质朴而美好。所以我也跪在那里念着:“保着这一家人都平平安安,顺顺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   摆好供桌,礼毕后,已是九点多钟,婆母开始给我们发压岁钱。我说:“爸妈我们都这么大了,今年就免了吧。”婆母却说:“多大在我和你爸眼里都得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 终于可以坐定,边看春晚节目边回复朋友的短信。

        十点半左右我开始困得不行了,因为有“看香守岁”的活,所以不好意思去睡,婆母看出来我的困倦对我说:“文文她妈,困了就早点歇着吧。”我自己回我们的房间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据说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时,鞭炮声响成一片,据说春晚的节目一直都不是很好看,这些是在梦乡里的我所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初一早晨,五点起床,开始煮饺子。饺子出锅时,我爱人在院中燃起了鞭炮,我和婆母先给供桌上摆上了饺子,拜过。然后一家人开始吃饺子。吃过饺子,赶忙收拾餐桌,快六点的时候有人来拜年了。我和我爱人出发找同族的人结伴去拜年。路上拜年的人多起来了,空中飘着“给您拜年!过年好!”的问候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景令我忆起中学时,初一吃过饺子,我们十几个同学,相约着去给住在“教师宿舍”的老师们拜年的场景。现在那片宿舍已经成为了一片楼房。当年住在那里的老师有许多也已不知搬到何处去了。

       我的孩子已经读初三,从没给老师拜过年,她也不知她的老师住在哪里——想到这儿着实有些悲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2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